中潜股份易主一年股价狂飙后暴跌82% 仰智慧“忽悠式”并购转型失败预亏1.2亿

长江商报

原标题:中潜股份易主一年股价狂飙后暴跌82% 仰智慧“忽悠式”并购转型失败预亏1.2亿

长江商报消息 ●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

有着“海外赌王”之称的资本玩家仰智慧失败了。

4月20日、21日,二级市场上,中潜股份(300526.SZ)股价闪崩接连跌停,两个交易日跌去40%,股价回落至39.43元/股。

去年初,中潜股份的股价53.72元/股,4月3日最高达219.48元/股,一年之间,股价经历了狂飙到暴跌,上演“过山车”剧情。

中潜股份股价巨变,源于仰智慧的入主及其推动的产业转型失败。

出生于1971年的仰智慧是资本市场颇为知名的资本玩家。2007年仰智慧创办蓝鼎集团涉足地产,2012年以2亿元入主*ST高升(时名湖北迈亚),更名为蓝鼎控股,后以4.8亿元价格退出。2013年,仰智慧在港股市场买壳卖壳,其还在济州岛运营赌场,因此被冠以海外赌王之名。

2019年9月,仰智慧进击A股市场,出资约3.5亿元受让股权,以24.46%的间接持股比例成为中潜股份第二大股东,并出任总经理。去年7月,公司原第一大股东以放弃所持股份表决权形式助推仰智慧正式上位,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。

去年三月开始,仰智慧大举推动中潜股份向大数据、半导体等领域转型。然而,这些转型被市场解读为忽悠。

2020年,公司预计亏损至少1.20亿元。与此同时,仰智慧也因涉及操纵证券市场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。

10倍妖股突然闪崩

出人意料之外,但似乎又在预期之中,知名妖股中潜股份闪崩了。

4月20日早盘,中潜股份以61.39元/股开盘,低开幅度为0.36%,较为正常,创业板指数低开0.58%。不过,小幅低开后,中潜股份迅速下探。9时42分,股价就跌落至跌停板,直至全天收盘,股价没有丝毫反抗,牢牢被封死在跌停板上。至收盘时,还有3万多手卖单压在跌停板上,排队卖出。

中潜股份闪崩引发市场高度关注。因为,中潜股份曾是一支十足的10倍股。

K线图显示,2018年10月16日,中潜股份股价为9.78元/股,创下上市后的新低,也低于其发行价10.50元/股。自此至2019年5月左右,其股价在10元/股左右徘徊。2019年6月下旬开始,股价开始启动,持续上涨,到年底,爬升至56元/股。

进入2020年,中潜股份涨势更猛。去年3月3日至4月3日的一个月时间,其股价从67.88元/股飙涨至219.48元/股,短短一个月上涨了223.34%。

如果以2019年5月涨势启动前的股价计算,不到一年时间,中潜股份股价最大涨幅接近20倍,成为A股市场上十足的妖股,一时风光无限,但质疑之声更盛。

然而,219.48元/股注定是中潜股份的山顶价,之后,股价持续回落,去年4月7日至9日连续三个交易日跌停(创业板推行注册制之前,单日最大跌幅10%),去年7月16日、10月21日,股价也两次跌停(单日跌幅为20%)。今年4月20日,是中潜股份今年以来的收出的首个跌停。4月21日,中潜股份上演一字跌停,股价跌至39.43元/股。

至此,从219.48元/股到39.43元/股,中潜股份股价跌幅达82.03%。

二级市场上股价的暴涨与暴跌,与中潜股份实际控制人不无关系。

2019年9月3日,中潜股份的一纸公告宣告了传言成真。公告显示,方平章、陈翠琴夫妇以协议转让方式向仰智慧出售了香港爵盟100%股权,总价4873.7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3.5亿元)。香港爵盟持有中潜股份24.46%股权,位列其第二大股东,仰智慧因此间接成为中潜股份第二大股东。本次交易,仰智慧花3.5亿元买下了约21亿元市值,便宜到不足两折。

二级市场似乎先知先觉,2019年6月下旬开始,中潜股份股价接力上涨。如今股价的接连下跌,源于仰智慧有出局迹象。

去年12月14日晚,中潜股份公告称,仰智慧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,仰智慧也因此辞去公司一切职务。

炒概念转型后陷入困境

资本玩家仰智慧将中潜股份推入了困境。

中潜股份于2016年在创业板上市,是潜水设备第一股,主要产品为海洋潜水装备和高性能复合材料。上市后,业绩欠佳,2016年至2019年,虽然营业收入在小幅增长,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(简称净利润)低位波动,分别为0.36亿元、0.43亿元、0.23亿元、0.28亿元。

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,实际入主中潜股份后,仰智慧推动公司进行了眼花缭乱式产业转型。诡异的是,公司收购的资产多是刚刚成立的“空壳”资产。

2019年7月,中潜股份拟收购北海慧玉100%股权,交易作价为1元。北海慧玉成立于2019年4月,自称是以互联网信息技术、大数据技术为主营业务的企业,其总资产、总负债和净资产均为0元。这次收购因交易对手方去世导致股权转让无法执行,收购终止。收购不成,公司投资投资设立全资子公司北海中潜,并引入北海慧玉原核心团队,继续进军大数据服务领域。

当年9月27日,中潜股份又披露1元收购上海招信50%股份计划。跟上述北海慧玉一样,截至2019年6月底,上海招信资产总额、负债总额、净资产、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均为0元。

2020年3月,中潜股份宣布收购大唐存储84.16%股权。不过,成立于2018年的大唐存储虽然专注于存储控制芯片设计研发,属于当时火热的半导体领域,但持续亏损。

去年9月,公司又公告称,拟以发行股份、或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英唐创泰所持有的联合创泰100%股份。联合创泰是一家电子元器件产品的授权分销商,主要代理线锁定在国际上知名的资源型产品,拥有全球著名主控芯片品牌MTK(联发科)以及全球三家全产业存储器供应商之一的SKHynix(SK海力士)等产品的代理权。经过多年市场开拓及行业沉淀,联合创泰已拥有多家互联网云服务行业头部客户,并且与这些客户形成战略及通路服务的多维深度合作。

联合创泰成立于2013年11月14日,由英唐创泰100%持股。英唐创泰由黄泽伟和彭红控制。

让人意外的是,上述收购均以失败告终,仰智慧也因此深陷忽悠式并购重组、炒概念式产业转型、操纵股价的质疑漩涡。

在表面上推动产业转型之际,中潜股份也曾称剥离传统的潜水装备资产,并相继出售了上海招信、深圳中潜,注销了三亚中潜。

最终的结果是,中潜股份产业转型并未真正实现,经营陷入困境。

今年1月底,中潜股份发布2020年业绩预告,公司预计去年亏损1.20亿元至1.50亿元,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亏损1.61亿元至1.91亿元,其营业收入为1.50亿元至1.80亿元,相较上年的5.28亿元降幅较大。

公司说明称,潜水装备产品以出口外销为主,受疫情尤其是海外持续蔓延的疫情影响,公司出现订单减少、业务拓展渠道受限等情形,主营业务趋于萎缩,部分产线停产,营业收入同比大幅下降。受资产减值等因素影响,经营陷入亏损。

截至2020年9月底,公司货币资金只有0.23亿元,而债务为1.51亿元,财务压力较大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今年以来,中潜股份的董事长、财务总监等多名高管辞职。

责编:ZB

责任编辑:陈悠然 SF104

原创文章,作者:PC4f5X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3wdream.com/23.html

联系我们